威尼斯国际平台app-由抗疫说起 美国政府反科学荒唐事

特稿:由抗疫说起——美国政府反科学荒唐事

新华社华盛顿5月9日电 特稿:由抗疫说起——美国政府反科学荒唐事

新华社记者

“我们必须强调的是,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要把我们的产品注入人体。”这是一家全球知名消毒剂制造商前一段时间紧急发布的声明。

这段声明是在辟谣,而谣言出自白宫——白宫方面日前在全国直播的记者会一段“注射消毒剂可以杀死新冠病毒”的奇葩言论,引发不小舆论风波。

为了挽回颜面,白宫随后改口说是在“讽刺”。可无论如何找补,这段“轶闻”都无法从美国联邦政府的抗疫时间线上抹去,成为其反智、反科学的例证。

荒唐事一箩筐

除了抛出“消毒剂”等危险乃至致命的“疗法”外,很长一段时间,白宫在没有提供任何科学依据的情况下,积极宣扬抗疟疾药物氯喹和羟氯喹的功效。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下属生物医学高级研究和发展局前局长里克·布莱特对这些药物的安全性提出质疑,并屡次拒绝扩大其应用范围,但等待他的却是被调离岗位的结果。

美国乔治敦大学全球卫生法教授劳伦斯·戈斯廷叹息说,历史性流行病正在蔓延,要坚持以科学作引导,因为忽视科学会使人丧命。可遗憾的是,美国公共卫生专家却愈发被晾在一边。

更荒唐的是,美国联邦政府一些人不顾科学共识,在拿不出证据的情况下反复散布病毒出自中国武汉一处实验室的阴谋论,他们甚至还被曝施压美国情报机构寻找所谓“证据”。

美国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近期罕见发表声明说,美国情报界认同广泛科学共识,新冠病毒非人造或经过基因修改。美国《纽约时报》日前披露,一些情报官员担忧,美国政府这么搞会扭曲对病毒的正确评估。

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安东尼·福奇日前在接受美国《国家地理》专访时再次强调说,病毒首先是自然进化,然后越界到人类,他不接受病毒从实验室“意外逃逸”的说法。

此外,白宫一些高官近期在地方视察防疫工作时,还不顾建议,无视防疫措施,不仅未保持社交距离,甚至在周围的人都戴口罩的情况下拒绝戴口罩。美国《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格雷格·萨金特撰文说,白宫急于释放出美国社会正逐渐恢复正常的信号。

就是在这样一箩筐的荒唐事中,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实时数据显示,截至9日,美国新冠病毒感染病例超过130万例、死亡超过7.8万例,成为全球疫情最严重的国家。

无视专业意见

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的专家们最近有些糟心——他们编写的一份复工复产指南在发布前突遭“封杀”。这份长达17页的指南被美国媒体在网上披露,为幼儿园、学校、餐馆、酒吧、公共交通等不同机构复工提供了分阶段操作指导建议。

白宫给出的理由是,这份指南“拘泥于细节”“太死板”,应该仿效白宫此前发布的指南,使之适用于美国各地。而白宫自己的复工复产指南却被认为笼统、缺乏操作性建议。

美国国会众议院道德委员会主席特德·多伊奇在社交媒体上呼吁,复工复产等工作须由科学指引,请让美疾控中心说话。

卫生专家们也多次警告,在健全的检测系统等到位前,过早将人们送回工作岗位可能导致病例激增,从而加剧危机。白宫多次催促迅速重启经济的做法可能在危险时期扭曲至关重要的公共卫生信息。

疾控中心复工复产指南的尴尬处境只是疫情中美国政府忽视专业机构和专家意见的一个缩影。

疫情暴发后,一些美国政客做的不是向公众预警,而是一再淡化疫情风险,夸大美国的准备和应对能力。而随着疫情在美国逐步恶化,政治算计依旧没有让位于科学,部分政客继续站在舞台中央滔滔不绝,而“福奇们”和“美疾控中心们”却屡屡被晾在一边。白宫还阻止冠状病毒应对工作组的科学家出席国会听证会。

“反科学”危害大

美国《纽约时报》去年底刊发深度报道指出,过去三年,科学在美国联邦政府决策中的作用不断被弱化,政治官僚叫停研究项目、削弱科学家影响力,有时还施压研究人员“别乱说话”。

最典型的例子是环境和气候变化问题。2017年6月,美国宣布将“停止落实不具有约束力的《巴黎协定》”,认为该协定让美国经济处于不利位置。白宫还曾称气候变化是“骗局”,招致国际社会和科学界广泛批评。此外,白宫还频频在环保政策上“开倒车”,包括放松对火电厂和汽车的温室气体排放要求等。

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气候变化法中心主任迈克尔·杰拉德说,如今的联邦政府对专业知识的蔑视是前所未有的,而且这样的态度四处蔓延。

公共卫生领域同样未能幸免——自2017年初,白宫数次提出削减或挪用美疾控中心经费;解散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全球卫生安全团队;无视前任政府制定的应对流行病指南……这一系列做法被专家广泛认为大幅削弱了美国处理公共卫生危机的能力。

美国得克萨斯州大学奥斯汀分校法学教授温迪·瓦格纳曾警告,如果美国联邦政府无法专业地使用科学,那么糟糕决策的可能性就会增加,更可能耽误识别新的公共卫生风险。

美国《纽约时报》网站日前刊文指出,历史学家和外交政策专家说,政府对科学专业知识的漠视,正在削弱美国在世界舞台上的地位。

责任编辑:黄钰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