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官网网址-封面人物|我给珠峰量身高②学机械的攀登队长袁复栋:下山后第一时间回家看孩子

封面新闻记者  刘建 吴枫 段意茜 沈轶发自珠峰大本营

5月21日,天气原因,2020珠峰高程登山测量队再次回撤,袁复栋有些不安。

今年35岁的袁复栋,曾有过多次登山经验。作为攀登队长,冲顶珠峰,是第一次。

这一次,他的肩上,除了自己的登山包,还有所有队员。

在这一支35人登山队伍中,年龄最小的21岁,最大的48岁,袁复栋是名副其实的“中坚力量”。

作为一条中枢纽带,他连接着整个队伍。然而,大部分人其实并不知道,这个攀登队长,其实“并不专业”。

梦想无关乎年龄、起点、财富,只看你是否能够一路坚持。

2006年4月,为传递奥运圣火登珠峰,国家登山队向全国各个高校选拔登山队员。

拥有登山传统的中国地质大学(武汉),决定选拔训练一批登山队员,攀登青海玉珠峰,作为国家选拔前的筛选。

那时,袁复栋是机电学院机械专业大一新生。偶然间,他看到了这条消息。对登山本来一无所知的他,决定报名。正是这个决定,让袁复栋迈入了登山运动的大门。

同年9月,袁复栋登上了海拔6178米的青海玉珠峰。两个月后,他被选入珠峰火炬传递集训队。

在中国地大(武汉)登山队教练杨汉眼中,袁复栋是个“坚强的孩子”。“这个农村孩子很坚强。”杨汉说,“不管训练有多么艰苦,他总是笑呵呵的。”

袁复栋很有登山天赋,珠峰之后,袁复栋先后征服了海拔8201米的世界第六高峰——卓奥友峰,海拔7027米的斯潘蒂克峰、海拔7546米的慕士塔格峰。

他的同学,也都震惊于这个当初有些“土”的男生,竟能走到如今的高度,“现在还记得,他在勤工助学学生组织的联欢会上,唱《精忠报国》的样子。”

来自青海的袁复栋,敏感而内向,并不是一个善于交际的人。同学们对于他的印象,也只是“家庭并不宽裕,曾参加学校里的勤工助学活动。”不过,由袁复栋负责清理的操场,一向十分干净。

袁复栋说,自己登山其实是一个很偶然的过程,“当初在学校,每天就是上课,看书,吃饭,睡觉。没有任何社会活动。”

加入登山队,袁复栋的本意是想扩大自己社交圈,“增加一些交际沟通能力,了解一些业余体育文化。”

教练杨汉曾评价说,袁复栋是一个“话不太多的孩子”。“和大家交流不多,但一看就能吃苦。其他人都说我是‘魔鬼教练’,但是他从来都不抱怨。我说干什么,他就闷着头干什么。”

袁复栋过去的性格,2020珠峰高程登山测量队队员们并不清楚,他们看到的袁复栋,是一个很有亲和力的人。

对90后队员来说,袁复栋更像一个大哥哥,不仅带他们的训练,还会照顾他们的生活,陪着他们娱乐。

国测队队员张伟琪说,最开始,大家都叫袁教练、袁老师。后来,大家训练之余一起打篮球,累了一起打游戏,一起“吃鸡”。“如今,登山队里,不管老少,都叫他“栋哥”。

5月16日,高程测量队第二次出发,袁复栋走在队伍最前面。和身后队员们相比,袁复栋的压力,写在紧锁的眉头间。

今年4月,袁复栋曾带领队员前往珠峰做过数次高海拔适应性训练。然而,在第一次时,他们却铩羽而归。

当天,队伍准备拉练到海拔7790米的二号营地。出发后,几名队员出现冻伤,加上前一晚没休息好,状态极差。尽管袁复栋一直提醒队员们活动手指脚趾,但情况始终未能得到缓解。和向导商量后,袁复栋果断作出下撤决定,“安全是第一要务。”

2020年,是袁复栋加入中国登山协会的第8个年头。2020珠峰高程测量登顶行动,是他第一次担任攀登队长。作为一队之长,除自己攀登,他还要帮测绘队员“登顶珠峰”。

测绘队员中,大部分都没有高海拔登山经验。这让袁复栋有点担忧,“有些队员体能较差,怕训练太急,他们身体受不了。可是,不训练过关就上珠峰,更危险。”

袁复栋说,如今最大愿望,就是能够完成任务,同时还能将所有人都安全带回来。“他们能安全回家,我也能安全回家。”从今年1月开始,袁复栋离开家,已近半年。孩子一直是丈母娘在照顾,“回家以后,我得赶紧去看看孩子。”